str2

他本是绸缎商人 秘密潜伏在天京城中 差点将洪秀全等一网打尽

2018-10-04 01:22

  1853年,太平军攻破安庆后,根本没有在安庆进行驻守直接扑向金陵。他们首先占领雨花台,然后偷挖地道,数日内连续不断的对城内守军发起进攻,二月初十攻入城中,江南提督福珠洪阿督率领守城满汉将士和太平军巷战整整两天,奈何太平军实在有太过于明显的人数优势,福珠阿终究不敌,“以力竭捐躯”,太平军则迅速结束与清军战斗,并以杨秀清的名义向全城发布安民,说天兵,不要恐慌,只需要用黄纸上写顺字贴门,“凡写顺字者秋毫无犯”,每家在屋中备案几和三碗茶用作敬天父。

  对于城中清军,安排小分队进行,整个城中弥散着味,更有甚至借清军的便利对普通百姓大肆劫掠,外加上太平的男女分营和圣库制度的强制实施,老百姓的生活被完全的打破,一时之间者甚多,“十百为群,往往于昏黑时,(当)贼孤入委巷,辄袖刃尾杀之”。无力者选择死亡“合城男妇或全家殉乱,或骂贼身亡,或御贼殒命,死者不计其数”“日屠万人,旬日不绝”,“为避长毛而溺江者尸被江面十里无水”,“屠驻防婴孺无遗,复驱隐匿之妇女出聚宝各门尽于桥上杀之,河水皆赤”。

  血色中的天京城中,有这样一个人——吴伟堂。他本是在汉口经营绸缎生意,太平军攻打南京的时候他恰好因为生意缘故在南京,于是就在巧合之下沦为了太平的,由于长期做生意,见多识广,吴伟堂与广东人叶秦权达成共识,觉得可以继续做绸缎生意,于是两人向太平丞相钟芳礼献策,开设织匠营,他们在献策时指出,织匠营的成立不仅可以满足太平自己对布匹绸缎的需求,更加可以用绸缎和做生意,换取钱财和枪炮。

  钟芳礼将此事杨秀清,杨秀清非常认可,于是便任命吴伟堂与叶秦权做织匠营的主官,并领受军队任职。在织匠营里工作的人可以享受太平免兵役、减免捐税等一系列政策。这样一来,那些原本想逃离天京城的富商们,自然也就愿意留下来,“由是富人士绅,多隐于此”,一时之间织匠营有工人两万多,成为天京城中规模庞大的一个营。

  吴伟堂眼见自己手下有如此多的人,于是对的人说自己因为工作原因需要外出寻觅织布工具等申请了出入城门的特别凭证。有了特别通行证,吴伟堂便借用工作之便秘密送人逃出天京城中,并熟悉太平军对天京的军事布局、人员安排和城内外的道情况。待一切摸排清楚后,便秘密结交对太平不满的人,太平军内部矛盾,壮大自己朋党,很快的时间就集结五千人(要知道当时守城太平军才一万多人),准备随时夺取天京城。

  为了能一次性夺取天京城,吴伟堂在咸丰四年(1854年)和城外向荣的江南大营接共谋大事,不料因为双方联络误期而败露,吴伟堂在混乱中逃出天京城。试想如果吴伟堂和向荣的联络没有出现问题,洪秀全等人恐怕早就被他们里应外合,打得措手不及而至太平领导层全部了。